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问题 > 文物返还 >

向欧美及日本等国索要敦煌藏经洞流散文物座谈会召开

 

1997年11月4日,15位专家学者在北京召开了“向欧美及日本等国索要敦煌藏经洞流散文物”座谈会。敦煌流散文物究竟有多少?现都保存在哪些国家?能否追讨回来?专家们开始认真地研究这些问题。北京学术界终于发出了追讨敦煌流散文物的呼声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文物,是属于中国的历史文化遗产。但是至今,这些文物仍被扣留在英、法、日等国家的博物馆和图书馆中。
藏经洞中的文物,曾被完好无损地封藏了一千年,其中大部分是古代写本书籍和各种公私文书,还有精美的丝绢和纸质绘画等。其年代从公元五世纪初到十一世纪,尤以隋唐盛世时期的产物最多。无论是文物价值还是文献价值,都被公认是稀世珍宝。
时至1997年,北京学术界终于有人开始提出应该追讨敦煌流散文物的问题。11月4日,季羡林、宿白、马世长、荣新江、郝春文等15位当今研究敦煌历史、敦煌文学和东方考古学的专家学者,在北京召开了研讨会。美国律师麦克尼尔在会上说,为索要敦煌文物之事,他已到欧洲一些国家进行调查,查阅、研究了国际间有关文物偿还的法律和案例,例如在埃及的强烈要求下,欧洲一些国家就曾归还过他们从金字塔中掠走的文物。
追讨敦煌流散文物这一义举,竟是在一位民营企业家、沈阳协和集团董事长陈巨余的倡议和支持下兴起的。陈巨余的爱国心,首先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共鸣。北京大学佛教考古学家马世长教授在敦煌工作过13年,荣新江教授为研究敦煌学跑遍世界各地,80多岁的季羡林教授几乎毕生都在研究敦煌学,他们说:“外国人把敦煌出土文物中最精华的东西全拿走了,以至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却在国外。我们查资料,要到国外去找,而且只能看到微缩胶卷,很少看到原件。”
专家们认为作为国家专业人员,从现在起就有责任作好前期准备工作,例如摸清楚敦煌流散文物到底有多少?现都存在国外的哪些博物馆和图书馆?当年外国人诈骗这些文物时,都用了哪些手段?等等。
藏经洞文物流向何方?
藏经洞出土文物5万件。在国际学术界,谁都知道这些文物是稀世宝物,因此世界上无论哪一家博物馆或图书馆,得到藏经洞出土文物都作为镇库之宝藏而不露。追讨敦煌流散文物,必须心中有数,究竟哪些地方藏有这种文物?所藏种类、数量如何?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荣新江,年仅38岁,但却走访过英、法、德、俄、日五大海外敦煌文物收藏地。
荣教授说,英籍考古学家斯坦因是大量诈骗藏经洞文物第一人。1907年5月,他从敦煌藏经洞中弄走了24箱出土文献、5箱绢画和其他丝织品等文物。回英国后,斯坦因把文献中汉文、粟特文、突厥文和回鹘文方面的材料交给了英国博物馆;将于阗文、龟兹文、藏文方面的材料,交给了印度事务部;其他文物如绢画、刺绣等,平分给英国博物馆和印度德里中亚古博物馆。1973年,英国博物馆又将文献部分全部转送给英国图书馆。
斯坦因骗走了多少东西?仅就绢画而言,英国人魏礼1931年曾编写过《斯坦因敦煌所获绘画品目录》,书中录有500余件绘画品。荣新江教授说:“如今,一幅宋代绘画都是无价之宝,而这分藏在英国博物馆和德里中亚古博物馆的500多幅绘画品,都是宋代以前的绘画!”
1914年,斯坦因再次混入敦煌,尽管藏经洞中空无一物,但他还是弄走了570卷王道士私藏起来的敦煌卷子。因此,斯坦因是盗骗藏经洞文物最多的人,据他本人在其著作里讲,他所骗走的敦煌文物计有9千件。后有人统计后认为,斯坦因骗走的敦煌文物约为一万件。
继斯坦因之后,第二个大规模掠取藏经洞文物的是法国人伯希和。此人1908年10月从王道士手中骗走6千多卷写本、画卷以及艺术品,而且还在莫高窟北区第181—182窟(现编号为464—465窟)的积沙中,盗挖走许多西夏文、回鹘文和藏文文献。
如今,被伯希和盗、骗的敦煌文物,文献部分全在巴黎的法国国立图书馆,美术品部分全在法国集美博物馆,后者用3大展室放置中国敦煌与新疆的画卷和画幡。伯希和搞到的敦煌绘画,大都在这里展览。
据荣教授介绍,在伯希和之后,日本大谷探险队的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也从王道士手中骗买过数百卷敦煌文献,可惜这部分文献未被及时送交博物馆保存,以致流散各地。现在,日本的东京国立博物馆、京都国立博物馆和属于私人的书道博物馆等单位,都藏有一部分敦煌流散文物。
最后一个到敦煌盗宝且收获并非最少的外国人是俄国的奥登堡。此人是帝俄时期著名的佛学家,多次到中国西部盗掘文物。1914至1915年间,奥登堡获得一万余件文献资料和许多脱落的壁画。这些敦煌文物主要收藏在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和被俗称为冬宫博物馆的国立爱米塔什博物馆。
 敦煌流散文物的回归将艰难而漫长。
1995年6月,国际社会曾制定了一项世界文物返还公约。然而遗憾的是,这一公约规定的时效50至70年,是指案件发生后50至70年之间提出返还请求。这样,敦煌流散文物问题自然就被排除在外。而且,英国、日本等国家对“文物返还公约”的态度始终含糊不清,至今尚未加入,因此也不受“公约”的约束。
据说,英国人最反对别人向他们讨要文物,其理由很简单:若许多国家都来追讨文物,全世界收藏东西方文物最多的英国博物馆就可能被搬空。斯坦因曾在他自著的《西城考古图记》中,毫不掩饰地描述了他如何攫取敦煌宝藏的经过,他仅用几块银元便骗得了他想要的东西。伯希和也是如此,仅以500两银子的代价从王道士手中骗走了十大马车的文物,掠走了藏经洞写本中的精华。
如今,北京的专家们开始翻查当年的文献,发现斯坦因、伯希和等人在中国西部活动时都有违法行为,例如他们基本上都是以旅游者身份进入中国的,无权从事考古活动;他们几乎都盗掘过古墓,并盗走了大量的文物;他们甚至测绘精度为五万分之一、可供军事使用的地图,有兼作军事间谍的嫌疑。
显然,正义和主权都在中国人手里,关键是通过什么途径、什么手段,能将万千敦煌流散文物追讨回来。
美国的麦克尼尔律师认为按照国际法律和惯例,这些文物可以按法律程序予以追回。北京的一些专家学者却认为,追讨敦煌流散文物,无疑将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战役。
(1997年12月19日《天津日报》)

 

[文章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  [编辑:穆永强]  [日期:2009-12-26]  [打 印]  [关 闭]
本网站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文化遗产法研究所创办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版权所有©2009-2010:本网站所有内容,欢迎转载、摘编,但需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